就是爱抽风

一个omeg的苦逼情史(三)

因为战乱,山下集市上的人早就跑光了。

 伽古拉站在一片废墟中间十分怅然。

  凯挠了挠头。

“医疗救援队有抑制剂吗?”伽古拉问。   

  凯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救援队的抑制剂都是针对alpha的。”

军队里的爷们儿都是alpha,所以抑制剂基本上都是,谁能想到,会突然冒出了一个omeg。

伽古拉打量了一番凯,道:“你为什么会在救援队?”

这家伙身高挺高,看起来也不是弱不禁风。

凯缩了缩脖子。

伽古拉后来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家伙在救援队而不是在别的地方。

这家伙在战场救援的时候被敌人盯上,如果不是自己一刀砍翻了敌人,恐怕凯早就挂了。

凯擦着鼻血:“谢谢你。”

这家伙的战斗能力,真的够差。

伽古拉盯着他脏兮兮的脸一会儿,向他伸出了手。

————————我是可爱对方的分割线————————

日子久了,二人熟络了。伽古拉也发现了对方的可爱之处。

心眼实在,说谎什么的,几乎不存在的,而且还经常时不时的为别人着想,不,是为别人瞎想。

他们像对情侣一般在石头上坐下来,凯分了伽古拉半张饼。

伽古拉:“你没有把我的事情跟别人说吧?”

凯:“怎么可能!你放心,我是不会跟别人说这件事的,此事,只有你知我知。”

伽古拉点点头。

凯吃完了一张再吃第二张饼,习惯性的分半张给一边的伽古拉,道:“那你可怎么办?现在抑制剂也买不到。”

是啊,伽古拉捏着半张饼发了愁。

抑制剂买不到,如果到了发情期……。

但是伽古拉是个冷静的人,他相信万事都有解决的办法。

虽然后来他因为凯变得不冷静了,也是一个想办法解决问题的人。

伽古拉的眼神落在凯的头毛上,有点发黄的头发正有点上翘。

凯是真的为伽古拉的安危担心,而不是歧视他是一个omeg的身份。

如果是换了别的alpha,大概只会让他回家带孩子。

伽古拉笑了笑:“目前倒是有一个解决办法。”

凯咽下最后一口饼:“什么办法?”

伽古拉:“不是还有你吗?”

凯吓得从石头上掉了下去。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临时标记能让处于发情期的omeg得到抚慰。

被临时标记完之后,伽古拉觉得自己也像那些经过标记的omeg一样,想在alpha的身边粘上一会儿,而凯每次在他靠近的时候,有时候会摸一下他的头发,更多的时候就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躲得很远。

这是alpha吗?胆小成这样!我又不吃他!伽古拉愤愤地想。

后来,伽古拉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长久使用抑制剂,让发情期变得十分不稳定,有时候提前,有时候延后,让伽古拉深受其扰。

而当战事激烈的时候,伽古拉的发情期轰轰烈烈的到来了。

伽古拉忍无可忍的把凯拖进一个山洞的时候,凯手里正拿着一卷纱布。

“不,伽古拉,你受伤了!”凯在他的胳膊上缠纱布还没有缠完。

但是随后,伽古拉注意到了什么。

凯尴尬的用纱布挡住自己已经起了反应的部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不是,我没有。”

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凯觉得无力吐槽,自己明明是个正派人,伽古拉也是!

伽古拉愣了愣,然后道:“难道每次都是这样?”

凯背过身去道:“你的信息素……我受不了……”

所以每次,伽古拉一发生状况,离着他最近的凯也会……

他被伽古拉的信息素诱导着也发情了。

所以这就是凯经常离着发情的伽古拉远远的原因。

但是伽古拉此时已经忍耐不了,他的战斗力哪怕在发情期也相当惊人,他抓住凯径直把凯放倒,然后给人脱裤子。

凯:???


年底抢钱计划(下)

 这个衍生品一摆出来,光之国不干了。

赛文:“按理说,欧布奥特曼的周边应该由我们出才对!欧布他关你们银河帝国什么事?”

贝利亚拍桌子:“有本事不要来借力量啊!”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赛罗往桌子上摆手办。

Q版西装伽古黏土人手办。

一共是两款,一个是生气表情,一个是快乐表情。(表情图如下)




贝利亚盯着伽古拉的脸看了一会儿,道:“这脸,我看着有点眼熟啊。”

捷德:“这是……小……小起?”

贝利亚:“瞅瞅,瞅瞅,看你们光之国,做东西就知道偷工减料,跟某某公司做的偷色产品一样。”

佐非:拍桌子。

佐非:“贝利亚你在胡说些什么!什么偷工减料!不要污蔑我们!”

贝利亚:“来看我们的。”

贝利亚伸了伸手指头,一旁的百特星人继续摆欧布奥特曼周边。

Q版原生之初凯抱黑猫手办。      

在凯帽子里团成一团,睡着的黑猫摆件。

做成了圆形化妆镜的欧布之圈,Q版原生凯和伽古一左一右在两旁。

黑猫跳欧布之圈摆件。

一旁的欧布:……

原生之初的破围巾也当周边样品拿出来了。

欧布:扶额。

这破围巾上,挂着一只小黑猫。那样子仿佛是要从围巾上掉下去,用爪子紧紧地抓着围巾。

赛罗:“什么鬼,这么破,好像被猫挠过无数次一样,也能拿出来?”

贝利亚:“你懂什么?这是波西米亚风格!我还没有说你整天披麻袋呢。”

赛罗:……

赛罗:打他!

趁着赛罗和贝利亚混战,欧布抢出了伽古拉的各种衍生品,松了一口气。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一旁的赛罗和佐非耳语了一阵。

佐非:“我们今年光之国新出的产品。”

银色的遥控鲨鱼,背上带着两个翅膀。

赛罗按着遥控器,银色的遥控鲨鱼,在空中摇头摆尾的来回游动起来,还发出了白色的亮光。

贝利亚:“哦哦哦,亮瞎了。”

捷德:“诺……诺亚?”

贝利亚:“还不是抄袭人家地球人的创意。”

……

……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经过光之国和银河帝国的“友好”协商,两家大的玩具制造公司,纷纷开始了年底的抢钱计划。

捷德抱着一个包装盒,走进房间,开了灯。

“卧槽!”他顿时差点没被吓一个跟头。

奥特之父的脑袋就在他面前,两只灯泡眼直勾勾地盯着他。

贝利亚:“儿子,你回来了。”

捷德:“爸爸,不要做一些奇怪的周边啊!衣架就衣架啊!不要安上奥特之父的脑袋啊!晚上很吓人的!”

贝利亚:“哪里奇怪了,衣架不是就要实用吗,他的两只大角正好可以挂东西啊,你看,我把泰罗的脑袋也放上去了,四只大角,可以挂四个包呢。灯泡眼还可以当灯用……”

捷德:“爸爸,泥垢了。”

说着,他坐了下来,拆开玩具的包装,盒子里装着DIY小屋的一堆配件,他翻出了说明书,如果把配件组合起来,就是微缩版的银河帝国,盒子中还附赠贝利亚,捷德,黑暗五人组小人。就是看起来工程量有点浩大。

贝利亚拖出了一张椅子,道:“儿子,你看!我做出来的新产品!兔子座椅!”

 配色是赛罗红蓝配色,整体就是一只兔子,坐上去等于坐在兔子身上。(兔子椅子如下)




说着,贝利亚就往兔子椅子上坐。

捷德:“不,等等!”

贝利亚:咣当一声侧翻在地。

捷德:“爸爸你太重了,这个椅子重心不稳啊。”

贝利亚摸着屁股:“看起来只能当儿童座椅用啊,有点桑心。”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伽古拉数了数摆在桌子上的各种表情的Q版西装伽古黏土人手办,表示无语。

 

 

 

 


年底抢钱计划(上)

在捷德的斡旋下,光之国和银河帝国终于就年底玩具生产进行了第一次字面意义上的友好协商。

长条谈判桌,银河帝国代表坐在左边,光之国代表坐在右边。

光之国代表是奥特六兄弟,赛罗。

银河帝国代表是贝利亚,黑暗五人组。

欧布和捷德坐在一边旁听。

几名宇宙人记者全程摄像中。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光之国拿出了第一件,贝利亚花纹的连帽衫。

佐非:“毕竟是贝利亚你的形象,本着友好往来的态度,和你说一声。”

贝利亚哼一声,示意一旁的格罗扎姆,格罗扎姆拿出了一条贝利亚黑红花纹的长款披肩。

贝利亚:“你们光之国的设计,永远都是这么土,你看我们的。”

格罗扎姆展示着披肩。

贝利亚:“纯羊毛材质,保暖,颜色不挑人,好搭配衣服。当围巾当毯子毫无压力,并且……”他拿出了一个很像自己的花纹形状计时器的扣子,道:“还赠送披肩扣,看,好看不好看?肯定受女性欢迎,比你们这个肯定销量好。”

赛文和一旁的赛罗交头接耳了一会儿。

佐非:……

佐非:“我们来不是和你比销量高低的。”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赛文拿出了两把黑伞。

分别撑开后,一把黑伞上是贝利亚的身体花纹和计时器,另一把伞上只有贝利亚的有辨识性的双眼。

没错,这是银河帝国产品。

佐非:“贝利亚。”他指着黑伞面上只有一双眼睛的这把,道:“这一款收到了侵权投诉。对方要求你马上下架。”

贝利亚:???

贝利亚:“侵权?我的眼睛侵谁的权了?”

佐非:“毒液。”

贝利亚:……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赛文又拿出了两把伞,撑开之后,一把伞面上是赛罗的身体花纹和计时器,另一把伞上是赛罗的眼睛。伞面底色都是红蓝配色,伞顶上还竖着两个兔子耳朵。

佐非:“这是赛罗的形象吧?据我所知,贝利亚你还没有拿到赛罗的授权吧,这是侵权行为,请你立刻下架这两款伞。”

贝利亚:“用他的形象是看得起他!怎地!”‘

赛罗蹭地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贝利亚不以为然,示意一旁的帝国星人拿出了几个样品。

红蓝兔子不倒翁。

红蓝兔子存钱罐。

红蓝兔子斜挎包。

红蓝兔子双肩包

……

都是赛罗的形象,只不过完全变成了憨态可掬的竖着两只长耳朵的兔子。

赛罗:……

捷德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圆滚滚的兔子不倒翁。

赛罗:“打他!”

趁着贝利亚和赛罗混战,捷德抢出了兔子不倒翁和兔子存钱罐,红蓝兔子包,松了一口气。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一场打架结束了。

赛罗和贝利亚重新回到座位上。

佐非:“贝利亚,你就说说,你到底还有些什么东西,没有经过光之国的奥授权的?”

一旁的艾斯:“说起来,你们银河帝国今年双十一还用梦比优斯的形象打广告卖猫粮和各种宠物用品,这是不好的行为!”

贝利亚:“咋地,要你管?”

 他一挥手:“我银河帝国周边部新开发的产品,让你们瞧瞧!”

 百特星人拿出了一个笔筒。

  贝利亚:“呐,凯和伽古拉爬山笔筒。”

  笔筒做成了山的样子,穿着原生之初服装的两个Q版小人,凯和伽古拉正在山壁上挂着,正努力地向上攀爬着。

   一旁的欧布:……

 

 


黎明前的咖啡(一中)

码头上是阳光,海水的味道,还有温柔的风。

伽古拉慢慢地走来:“我来了。”

穿着白衣的长发女子回头看着他,一颦一笑果然像极了当年的御言,连眼神中的热切也丝毫未变:“能陪我走走吗?”

“你真的,长得很像我一个故人。”伽古拉双手抄在西装裤的口袋里。

“是吗?她也和你喝过咖啡吗?”

伽古拉摇头,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喜欢上这种苦苦的玩意儿。那时候时光还好,他和凯还是无话不说的挚友。

“那她现在去哪里了呢?”对方笑着问。

伽古拉停下了脚步,注视着天边的一抹白云。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SSP捕捉到了宇宙人的信号。

于是,搞笑.作死三人组,就开着自己的小破车出发了。

奈绪美虽然穿着外套,但是还是抱紧了自己,道:“我觉得有些冷。”

这是一处废弃的仓库了,里面有许多完好的和残缺的塑料模特。

“啊啊啊啊啊!”奈绪美尖叫起来,因为一个头颅咕噜噜地滚到了她脚底下。

捷达过来,踢了一脚,道:“是假的。”

奈绪美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阿森举着那个信号接收器 ,道:“信号好像是从上面发出来的。”

他们三人同时往上看,然后几乎同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一双白皙的手,掰开了面前的一枚胶囊,把胶囊里的粉末倒入了咖啡里,然后快速地把咖啡互换。

伽古拉擦着手走了过来,有礼貌的对她点点头,然后端起了自己面前的咖啡,啜了一小口。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凯桑,我们去郊外了,地点是仓田仓库。”

凯是看到SSP的纸条,发觉这三个人又不见的。

此时天已经黑了,三人就算在外面再怎么疯,也不会浪到现在不回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

凯戴上了自己的帽子。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凯在一堆白花花的人体模特中走着,这些塑料制品在夜晚也睁着黑圆的眼睛,挺直僵硬地站着,偌大的仓库里只能听到凯脚步的回声。

“咚咚!”

“咚咚!”

左右有几道白影。

一脚踢过去,居然是一个塑料模特。

凯:“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

“来得真及时啊,欧布奥特曼。”

凯抬起眼睛,看着三个呆若木鸡的SSP成员,就像是塑料模特一样,站在宇宙人身边。 他皱眉,道:“切布尔星人。你到底想做什么?”

切布尔:“这个地球作为玩具,可以一用。”

凯:“玩具?”

切布尔:“我可以让所有的玩具变成真的,也可以……让地球人变成玩具。那些玩具变成的武器,将是我侵略的最佳助力。我将得到地球核心的最佳能源,这里将是我建造的第522个星球基地。”

凯皱眉,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安德鲁泽罗旺?伽古拉……”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伽古拉扑倒在了桌子上,雾子站了起来,试着呼唤了他两声,伽古拉没有应答。

她伸手在他身上摸索着,她的主要目标就是黑暗圆环。但是没有找到。终于,她摸到了一个卡盒,掏出来,是魔王兽的卡。

伽古拉睁开了眼睛,不过有些呆滞。

雾子:“伽古拉你告诉我,代表着强大的黑暗力量的圆环,在哪里?”

—————为什么连反派的变身器都要抢啊妈蛋———————

伽古拉伸出手,从黑暗的漩涡中召唤出了黑暗圆环。

对方接了过去,得意地笑了起来。

但是,随即,蛇心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我想借兽化仪

一秒入冬好冷啊呜呜呜呜,我想要热奶茶,暖气,和猫……


身为光之国首席科学家的希卡利,发明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当然有许多奥和宇宙人,时不时地过来跟他借发明。

这天,来的是欧布。

欧布:“前辈,我想借兽化仪。”

希卡利:?

希卡利:“为什么?”

希卡利可是记得,兽化仪丢失,许多奥变成猫咪的闹剧……

欧布:“说来话长了,天冷了不是?伽古拉他……如果把他变成猫,他一定会过来找我要抱抱,晚上还会钻我的被窝的……”

一旁的赛罗摇头:“再变成猫啊,估计你一整天都要在找猫了。”

希卡利:“你觉得这样可行?我觉得他变成猫之后可能会睡在壁炉前面的地毯上。”

但是希卡利还是把兽化仪借给了欧布。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自从联手消灭大蛇之后,凯和伽古拉之间的关系有所缓和,伽古拉不再那么偏激,只是时不时对凯投去嫌弃的目光。

嫌弃,嫌弃,无比嫌弃。

七年之痒,十年之痒……到底还是痒了啊。

凯这样感叹道。

伽古拉把又长长的头发扎成了一个马尾,在厨房认真的做饭,他十分嫌弃地把饭端上桌,看也不看凯,径直去卧室了。

凯敲着门:“伽古拉?伽古?”

伽古拉开了门,凯闻到了香水味,皱眉道:“你要出去?”

伽古拉整理着衬衣,道:“对啊,令人今晚上邀请我去吃中华料理,可以吃到好吃的饺子,嗯?”

他只是嗯了一声,就看到周围的物体都在迅速变大,然后发出了喵的一声。

黑猫冲着端着兽化仪的凯哈了一口气:你死定了,凯。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果然是没有求抱抱,也没有钻被窝,还被喵喵拳打了脸。

伽古拉在衣橱上居高临下注视了凯好一会儿,然后以一个炮弹的姿势俯冲到凯肚子上,差点让凯把饭吐出来,接着他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

果然是跟希卡利说的一样,伽古拉在壁炉前的地毯上就地一歪,睡着了。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晚上睡起一觉来的凯摸了摸身边,有些空。

他下了楼,到了壁炉前,黑猫睡得正香。凯把猫咪抱在怀里,盘腿坐在地毯上,壁炉里的庞顿一直在把壁炉加热升温,保持着房间里的温度,所以房间里暖洋洋的。猫咪在凯的手臂上睡着,发出心满意足的呼噜呼噜的声音。

手感真好,真舒服,真乖。

凯用脸蹭了蹭黑猫的脑袋,轻轻捏了捏耳朵和肉垫,然后抱着回到卧室,钻进了被子里。

又一觉醒来,天都亮了。

旁边卷发的伽古沉沉地睡着,他恢复了原样。

凯:“早安哦,伽古。”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凯完成任务刚一回来,他推开门,就看到伽古拉端着兽化仪对准了他。

凯:???

凯:“不不不,不不不!”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伽古拉捏着柴柴的脸,然而柴柴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笑得很开心。

 


贝利亚来写作业!

大闹光之国,宇宙中令人闻风丧胆的贝利亚,自从有了儿子——画风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只是比以前变得更加让人难以捉摸了,往形象崩塌的路上狂奔到底。

比如不仅仅口述故事,让伏井出结集出版,把赛罗变成了完完全全的反派,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出了好多本书:

《我与奥特之父不得不说的故事》、《等离子火花塔的初研究》、《对战各奥的基本技法》、《论一个反派如何养儿子》之类,同时堂而皇之的以自己的人间体——亚璃依的形象,不仅在地球上,还在宇宙中横行霸道。

光之国在感慨贝利亚莫非是被赛罗又打了一百遍脑袋的同时 ,惋惜了一下亚璃依小姐形象的倒掉。

亚璃依:???

亚璃依:我是无辜的!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我与奥特之父不得不说的故事》上架当天,就已经被一抢而空,因为宇宙人八卦的心理完全不输给地球人。

出于贝利亚的脑回路跟正常奥不同,这本书中充满了逻辑混乱,夸大想象,自恋自大,但是却颇为洗脑。奥特之母看了之后情不自禁和奥特之父打了一架。

奥特之父:???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宇宙人A:“我就说嘛,像贝利亚这样的实力,完全可以在警备队里担当重任,完全是肯的排挤所造成的嘛。”

(奥特之父:谁排挤他了,那是因为他脑回路跟正常奥不一样!)

只有赛罗奥特曼看完了这部算是半自传体的书,若有所思。

奥特之父:“赛罗,你怎么了?”

赛罗扬了扬书:“这本书里说,贝利亚在警备队的时候,门门功课都是第一?”

奥特之父:“有所夸大,但是确实每门成绩是不错的。”

所以,贝利亚才有自傲的资本。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论反派如何养儿子》

小陆翻开了一页。

“如何把儿子养得白白胖胖?——丢给别人养。”

“如何把儿子养成正义感爆棚的孩子?——丢给别人养。”

“如何把儿子安全养大到十九岁直到父子相认?——丢给别人养。”

“如何表示对儿子的喜爱?——给他丢一堆贝利亚融合兽。”

……

……

小陆:……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赛罗又来找捷德玩了。

两个人年纪相近,也很投缘——除了捷德有个神奇的爸爸之外。

贝利亚:为什么总是来找捷德? 

贝利亚:危机感,危机感,被抛弃的危机感。成为孤寡老人的危机感。

捷德:“爸爸!你可别了。我就是和赛罗出去溜达溜达。”

贝利亚:“你可别拉我儿子去出什么任务。 ”

赛罗:“你是不是小瞧我了。有我在,什么危险都不在话下。”

贝利亚:啧啧。

捷德:“啊,爸爸,能帮我一个忙吗。”

捷德掏出了一个笔记本:“这是光之国的作业。给我签个名吧。”

赛罗若有所思。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赛罗:“贝老……贝利亚,能帮我一个忙吗?”

贝利亚:???

赛罗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堆作业:语文,化学,物理,数学,地理,历史……

贝利亚:……

贝利亚:“你有病吧?你是被达达打坏了脑子吧?”

赛罗:“你当时不是门门功课都是第一吗?这些肯定不在话下吧,好了,我们走了。顺便连捷德的作业也一起做了吧。”

贝利亚:……

贝利亚:不,等等!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为了避免被赛罗那个大嘴巴到处宣扬,贝利亚不得不开始做作业。

把语文作业给了伏井出。

化学作业给了格罗扎姆。

……

自己开始做起了光之国历史作业……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贝利亚:生娃干啥,都是坑爹玩意儿!


一个omeg的苦逼情史(二)

脑洞,随便写写,大概也是没有车。



伽古拉流眼泪中:“想不到我貌美如花,居然被这么丑的男人给标记了……”

导演:“串词了!”

 

凯本着救援队的救死扶伤的精神,走到伽古拉身边,迎着对方凶恶的眼神,尽量温和地说:“看你这样子,你是没有抑制剂喽?“

“你这不是废话吗?”伽古拉额前的头发都被汗水打湿了。

他想干什么?这个丑八怪要干什么?

“你别紧张,我是救援队的。我叫凯。”说着,对方就从自己的兜里掏东西。

伽古拉以为他是有抑制剂的,但是没有——凯只是掏出了一个饼:“吃吗?”

这个时候了谁还要吃饼啊!是笨蛋吗?

“不吃!”

“可是你的样子很难过啊。你要不要躺下来?会好过一点。”

躺下来让你上吗混蛋!

凯把上衣直接给脱了。

   伽古拉:“你要干嘛?”

   凯一脸无辜:“我觉得你需要躺一会儿把我衣服给你垫着。”

   伽古拉:“你能离着我远一点吗?走远一点儿谢谢了。”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看来对方很是抵触自己。凯直起腰,重新把上衣穿好。

作为救援队的一名队员,他对药物有着粗浅的了解,也知道这个时候,对方需要的大概是一个alpha。对方拒绝他的靠近,说不定是有自己心仪的alpha呢。

不过,要是自己走了,把对方单独一个人留在这里,恐怕是很危险的吧。

伽古拉陷入了昏睡。

凯吃完了兜里的饼还是觉得饿。

不远处的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某种香气正在刺激他的食欲,让他忍不住想露出牙齿细细品尝。

他转了个身,背对着伽古拉,想等着他醒来好好问清楚,起码也得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再说。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过了一会儿,凯觉出了不对劲,因为昏睡中的人还是没有醒。

他尝试着喂了两声 ,没有回应。

凯凑了过去,摇了摇地上的人,额头高热,呼出的气息也是高热的,他摸了一手的汗,凯在心里大叫不好。

他把自己的兜翻了一个底朝天,也没有翻到缓解发情的药物,于是狠狠心,露出了两颗尖牙,冲着对方脖子后面露出的腺体咬了下去。

做一个临时的标记,这样可以缓解症状也不会影响到对方以后的生活。

但是,这个时候伽古拉醒过来了。

凯的脸上于是啪一下挨了一巴掌。

“你这个混蛋居然敢趁人之危!”伽古拉一巴掌摸了一手灰,他甩了甩手,试图抬脚但是还是没有力气。

凯揉着脸满脸委屈:“为什么要打我啊,我不是说过我是救援队的吗?”

这巴掌打得真重,怕是要脸肿了哦。

“乌起码黑的,谁认识你是谁?”

凯终于后知后觉地去洗了一把脸,擦着脸露着大白牙过来了。

伽古拉靠在一旁的石头上,扫了他一眼:噫,真蠢,蠢兮兮的样子,不过,看起来长得还不错?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凯:“以后不要一个人跑出来了,很危险。”

伽古拉不说话,再危险能比得上在狼窝里危险吗?

再说了,平时他的武力值是绝对够用的。

凯见他不说话,继续道:“你不是说你也是从军的吗,我们一起回去吧。”

伽古拉放下抱着的手臂,冷冷地说:“我要到集市上去一趟。”

凯:“哦?买什么?”

买抑制剂。蠢货。



黎明前的咖啡(一上)

我想要小蛋糕,55555


布莱克指挥官的咖啡馆有了新生意——伽古拉陪喝咖啡。

等等,难道不是应该陪喝酒吗?

头一次做这种生意的布莱克指挥官觉得自己像极了拉皮条的妈妈桑,愁得整天挠头皮,用他自己的话说,头皮都要挠薄了——谁让他没有头发呢。

不过,谁让店里的生意好多了,而且马上开了分店了呢?

他也就把这种事给默认下来了。

布莱克指挥官今天迎来的第一位客人是看起来有那么点不愉快的凯。

凯:“伽古拉呢?”

布莱克指挥官:“啊,你可能得到半夜才能看到他。毕竟是黎明前的咖啡呢。”

凯坐了下来,地球平安无事,他也乐得清闲,只是在拿到号码牌的时候脸色更差了:“为什么给我这个?”

布莱克指挥官:“我问过伽古拉的意思了,他让你排队。这是你见他的号,你拿好了,过号要重排的。”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午夜。

凯拿着号码牌,看着前面攒动的排队的女人们,无奈地叹口气,抱起了胳膊,他才听说伽古拉从事这样的营生,所以才匆匆赶来,但是这么多人……

凯问一旁的布莱克指挥官道:“来找他的都是女人吗?”

“不是啊。”指挥官很实诚地回答:“当然也有男人的。”

“他们在包间里面是在做什么?”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布莱克指挥官耸耸肩。

话说着,伽古拉送了一位看起来年纪已经是四五十的珠光宝气的太太出来,这位太太和伽古拉比起来身形矮小许多,她踮起脚,凑到伽古拉脸颊上亲吻了两下,留下了两枚红色的唇印,高兴地走了。

凯和伽古拉的眼神对上,伽古拉的眼神中满是挑衅,抽起嘴角笑笑,走了进去,接着又是下一个——一个有着小虎牙的美少女。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很高兴为您效劳。”伽古拉绅士地在少女的手背上落下一吻。少女眉飞色舞地出去了。

“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有偷窥别人的爱好。”伽古拉收拾着一旁的东西。

“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有给女性做心理辅导的爱好。”

藏在暗处的凯走了出来,手里拿着帽子,当然脸上的表情很不怎么样。

他作为一个奥特曼,用了奥特隐身,看了半天他们的互动了,幸好他们没有什么出格的行为。

“你的号还没有到,你可以出去了。”伽古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你最好不要又玩什么阴谋诡计。”凯戴上了帽子。

伽古拉笑了笑:“当然了,你可以在这里一直这么看着,看看我到底有什么阴谋诡计。下一个。”

当长发女子款款走来坐下的时候,伽古拉和凯同时愣住了。

御言?

这张脸和御言一模一样,坐下来之后先是撩了下头发,然后温柔地笑着说:“我见到您,真的觉得很亲切。”

伽古拉百感交集:“我见到你,也觉得亲切。”

……

……

交谈结束了。女子将自己的手放在了伽古拉的手背上:“希望你能记住我的名字,雾子。”

她起身出去了。

伽古拉许久都坐在座位上没有动弹。

凯走了过来,有些担心地把手放在他的肩上:“伽古拉……”

伽古拉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虽然看到和御言如此相像的人,凯非常惊讶,但是作为一名战士的本能,又在怀疑一颦一笑都同御言一样的人的出现,会不会是意图侵略的宇宙人的阴谋。

伽古拉:“你出去。出去!”

凯放下手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伽古拉倒了一杯咖啡一饮而尽:“这一点儿也不好玩。”



天冷了(下)

“天冷了,有女朋友的抱女朋友,有男朋友的抱男朋友,我就不一样了,我有猫。”

希卡利看了看这个段子,非常平静的把自己抱着红色花纹对马山猫的自拍照发了上去作为回复。

底下的评论开始沸腾了。

“这是在炫猫还是在炫男友?”

“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炫猫吧。而且这猫宇宙中就只有一只。”

“看起来好软萌我也想抱。”

“看起来无论抱着猫还是抱着人都很暖啊。”

……

然后底下的评论中开始了各个奥的大型炫猫现场……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伽古拉从咖啡馆回家了。

他一开门,就对着在壁炉里蹲着的庞顿说了一声:“辛苦了。”

然后上了楼,开了房间里的空调。

空调是立式的,光之国出品,非常有个性的做了欧布爆炎形态的花纹。

然而伽古并不想自己暖被窝。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凯终于完成任务回家了。

他一上楼就看到伽古拉正坐在躺椅上,戴着平光眼镜看一本法语小说。

伽古拉看他回来了,合上了书,道:“回来了?我正等着你呢。”

他摘下平光眼镜,道:“老规矩。知道了吗?”

凯忍不住笑了。因为伽古拉的表情简直太可爱了,那傲娇的神气仿佛就是一只猫主子等着铲屎官伺候。

凯吃完东西洗完澡,出来之后开始了自从降温之后的老规矩,负责开启奥特之力暖被窝。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伽古拉钻进被子,被窝里暖暖的,他舒服地眯起了眼睛,然后顺手推开了一旁毛茸茸的脑袋:“走开啦,太冷了,我不想动。”

凯:“啊?用完就扔的吗?”说着,扯伽古的被子要钻进去。

伽古拉使劲踹了他一脚。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被留在银河帝国没有去度假的格罗扎姆表示很伤心,为什么到了冬天都要躲着他哩?

制冰虽然是他的特长,但是冬天他又不制冰,有本事你们夏天不要来求着自己做冰激凌啊!

“阿嚏!”在沙滩上的贝利亚打了一个喷嚏。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光之国微信公众平台推文:

 “没有男朋友,又没有女朋友,又没有猫,你该如何度过这次的严冬?”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光之国开始了送温暖公益活动。

布拉克指挥官的咖啡馆外,光之国支起了一个简易棚子,棚子的配色是赛罗红蓝色。

没有男朋友,没有女朋友,没有猫的人,都可以来领一片光之国出品的暖贴。

暖贴上是各个奥的Q版图。

然而门可罗雀……

红莲火焰:“赛罗啊,要不把这些暖贴送出去呗。要不然,我们完不成光之国的任务啊。”

赛罗:“好主意!不如这样,我去各个宇宙送出去一部分,然后剩下的我们销售出去,卖的钱我们当活动资金。”

赛罗背了一袋子出去了。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小陆:“啊,谢谢赛罗哥哥!”

赛罗接着把暖贴从他手里拿走了。

小陆:???

赛罗:“不好意思,忘了你用不着。”

接着,赛罗把暖贴塞给了贝利亚。

贝利亚:???

斯莱:“莫非这是光之国和银河帝国友好往来的前兆?”

赛罗:“你想多了,我是给孤寡老人送温暖的。”

贝利亚:……

小陆:……

斯莱:……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佐非:“赛罗和贝利亚又打起来了。”

奥特之父:“哦。”






天冷了(上)

光之国论坛上出现了一个古老的段子:

“天冷了,有女朋友的抱女朋友,有男朋友的抱男朋友,我就不一样了,我有猫。”

底下的评论:

“都什么年代了,都8012了,还发这种段子。”

“上一次听这个段子的时候我还在小学生夏令营。”

“楼主是从江户年代穿越过来的吧?”

……

下面出现了仿造的段子,匿名。

“天冷了,有女朋友的抱女朋友,有男朋友的抱男朋友,我就不一样了,我有等离子太阳。哈哈哈。”

这条评论引起了光之国警备队的注意。

佐非:这人是谁?光之国论坛不是关闭了匿名功能了吗?

奥特曼:这个得瑟的口吻……

爱迪:贝利亚?

众人:……

佐非:……

佐非:快去看看等离子火花还在不在!

希卡利:我联系一下捷德。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小陆:“哦,是希卡利前辈啊,我在夏威夷啊,在度假啊。欧布前辈给我推荐的地方,风景不错。你问我爸爸在干嘛?在我旁边沙滩上太阳浴啊。”

查看等离子火花的奥回来了:“报告,等离子火花还在!”

希卡利:“你爸爸?在沙滩上太阳浴?”

赛文:“贝利亚还不嫌自己黑啊?”

佐非:“这听着不太对,你爸爸用什么形象去的沙滩?”

小陆:“呃……变成了亚璃依阿姨的样子和我一起来的……”

护照也用的亚璃依的。

反正亚璃依埋头写作中,不知道这一茬,略略略。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贝利亚变成的亚璃依,穿着泳衣裸着背,趴在沙滩上的一床毯子上,戴着一副墨镜。

旁边穿着泳裤的伏井出正拿着防晒霜给她擦背。

贝利亚:“伏井出,你是不是得帕金森了?你手在抖什么?”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小陆:“爸爸,你的星际电话。”

贝利亚接了电话:“喂?什么鬼?我哪里有空去什么鬼的论坛,你那论坛有什么人气?”

说着,他挂了电话,抬起身,对伏井出不耐烦地道:“你这是中风了?手抖得跟过电一样?涂得都不均匀,你走开让我儿子来!”

小陆过来给贝利亚涂防晒霜。

贝利亚用吸管喝了一口面前的果汁:“儿子,等我打下一个四季如春的星球,我们就可以天天这么度假了。”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艾斯:“这么得瑟的语气,未必就是贝利亚。”

杰克:“嗯。”

泰罗:“咦咦咦,莫非是?”

希卡利:“是赛罗吧。”

佐非:“乌龙了乌龙了。”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地球。

天气渐渐变冷。 

果然是到了有女朋友抱女朋友,有男朋友抱男朋友,有猫的抱猫的季节。

前往咖啡馆的伽古拉正在路上。

记者三步并作两步上前,话筒也凑了过去:“请问伽古拉先生,你怕冷吗?”

伽古拉摇头:“不怕。”

记者:“那相比于欧布呢?你们两个的抗寒能力谁更强一些呢?”

伽古拉:“这个嘛,欧布吧。”

记者:“啊,我们来看看,伽古拉先生的防寒神器,欧布爆炎形态的暖手宝……”

伽古拉双手抄在Q版欧布爆炎形态的暖手宝里,难得的温和平静。

记者:“那您的房间里有取暖设备吗?”

伽古拉:“有的,有壁炉,还有空调。”

记者:“那如果壁炉和空调都坏掉了呢?”

伽古拉想了想:“那就让欧布变成爆炎形态,然后把他挂起来。”

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