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爱抽风

极寒之地

F星球,极寒之地。

赛罗和手持格斗仪的贝利亚几乎同时落地。

贝利亚:“赛罗,今天你一定得死在我手里!”

赛罗:“呸,一把年纪就知道吹牛,拿命来见!”

说着,他就要拔头镖。

但是,拔……拔不动

冻住了吗?

可恶!

贝利亚哈哈大笑起来,把格斗仪插在地上, 抱起胳膊看着赛罗咬牙切齿的表情。

贝利亚:“轮到我了!”

说着,他要把插在地上的格斗仪拿起来。

但是,也是拔……拔不动……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对峙起来……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捷德:“爸爸呢?”

斯莱:“和赛罗打架去了。可是这个时候都没有回来呢。”

捷德:“该不会又被关宇宙监狱了吧。”

这个时候,传来了警报声。

大屏幕自动开启,显示出了F星球的情景。

“陛下在F星球遇险,需要救援!”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捷德带上了人 ,去了F星球。

他一落地就打了一个寒颤。

带有光之国遗传因子的奥特曼都不耐寒冷。

捷德目瞪口呆看着眼前的两个冰雕。

一个很明显是要拔冰斧状态的赛罗。另一个是要拔格斗仪的贝利亚。

帝国星人:“都……都冻住了啊!”

格罗扎姆:“不管怎么样,还是先运回去再说吧。”

捷德:“好嘞!”

他试图把贝利亚扛起来,但是尴尬了,扛……扛不动……

帝国星人:“小殿下,还是交给我们吧。”

帝国星人和格罗扎姆两个人抬着冰雕贝利亚。

捷德扛起了冰雕赛罗。

只有希波利特看着这个极寒之地的冰柱子发呆,道:“冰柱子是甜的吗?”

格罗扎姆不耐烦的回头说:“你舔一舔不就知道了?”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回到了银河帝国。

伏井出K用了解冻技术,终于把两个冰雕给解冻了。

赛罗一恢复就要拔冰斧:“贝老黑!”

贝利亚抡格斗仪:“小赛罗!”

捷德:……

捷德:“够了你们俩!还不如都冻上呢!”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光之国。

奥特之母:“不好了,银河帝国发来了消息,赛罗被俘虏了。”

赛文:???

奥特之父:“什么?贝利亚这次有什么要求?”

奥特之母:“贝利亚说,让我们拿几个新生代的奥来换,对,还有梦比优斯。还特意注明,不要欧布。”

奥特之父:???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银河帝国西餐厅里温暖如春。

赛罗红蓝配色的冰激凌和贝利亚红黑配色的冰激淋无限供给。

赛罗穿着女仆装,脖子上戴着一个项圈,项圈上闪烁着光点。这是为了控制赛罗奥特曼的力量所研发的。

赛罗不耐烦的把巧克力冰激凌放在桌子上。

帝国星人敲着桌子:“服务态度不好哦!”

赛罗:“闭嘴,不然请你吃冰斧。”

格罗扎姆:“冰斧,有啊。”

洛普斯服务员端上了一个牛奶做成的冰砖,正是做成了赛罗头镖的形状。

赛罗:……

捷德把巧克力冰激凌凑到赛罗嘴边:“赛罗哥哥尝尝嘛,好吃的。再坚持两天就回去了,就当是陪陪我啦。”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新生代的奥个个都正义凛然的过来讨伐贝利亚,临行前他们被奥特之父特意叮嘱警惕贝利亚的阴谋。

但是……

到了银河帝国都被贝利亚刚研究出来的冰封技术给冻上了。

解封之后不得不在银河帝国西餐厅里穿女仆装打工。

银河帝国西餐厅还特意打出了“光之国奥特曼为您服务”的招牌,营业额暴涨。

当然这些奥享受到了随意品尝店里美食的权利。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捷德:“我总觉得忘记了什么 。”

帝国星人:“我也是。”

格罗扎姆:“我也这样觉得的,但是看了看我的手机钱包钥匙都在,到底是忘记了什么呢。”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F星球上的希波利特,此时舌头被黏在一个冰柱上,抖抖索索含混不清的喊着:“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银河帝国自助餐厅

光之国很久以来的福利 ,每个奥生日那一天,可以凭借自己的生日证明到光之国自助餐厅免费吃一天的自助餐。

但是这个惯例,被外来户欧布给打破了。

当欧布拿着自助餐券走到光之国自助餐厅的时候,被两个奥拦住了去路。

欧布:???

两个守门的奥指了指一旁的大牌子,牌子上写着:“黑暗势力和欧布不得进入!”

欧布:……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凯:委屈。

伽古拉在一旁笑得停不下来,拍着他的肩膀道:“没有想到啊,欧布,你居然和我这个黑暗势力享受到了同等待遇哈哈哈!”

凯:“可是我都拿到自助餐券了。为什么忽然改变了主意不让我进了。”

伽古拉停下了笑容,很严肃的道:“你还记得去年的光之国自助餐厅,你是几点去的嘛?”

“早上八点钟去的。”餐厅刚刚开放早餐就去了。

“光之国自助餐厅晚上十点钟打烊。你从早上八点吃到晚上十点。你知道给光之国的餐厅工作人员造成了多大的困扰吗?”

凯:啊?

伽古拉:“光之国餐厅工作人员从食品仓库补货补了八次。你知道别人怎么说你的吗?”

凯:“不知道。”

伽古拉:“科技局大佬说,他上一次见过这么能吃的,还是那只博伽茹。”

凯:……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捷德想了想,道:“不碍事,欧布前辈你把光之国的自助餐券换给我,我把银河帝国自助餐厅的餐券给你。”

捷德不仅换了自助餐券,还多给了一份,道:“呐,多给的一份,带上伽古拉前辈一起去吧。”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银河帝国自助餐厅装修得极其豪华,里面除了几个宇宙人工作人员,其余的都是服务型机器人洛普斯。

  凯带着伽古拉走了进去,找了一个雅座坐下。  

  伽古拉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然后看着凯端起了食物盘子……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帝国星人:“陛下,我看见欧布奥特曼和伽古拉在自助餐厅里吃饭。”

贝利亚:“哦,这个我知道,自助餐券是我给的。据说是他生日,也当是帮助捷德的谢礼了。”

格罗扎姆:“餐厅的洛普斯死机了三台。”

贝利亚:???

贝利亚:“为什么?”

格罗扎姆:“程序加载超负荷导致控制面板过热死机。”

贝利亚:“到底是干什么了?”

格罗扎姆:“做饭的速度赶不上欧布吃。”

贝利亚:……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捷德回来了。

他带着佩盖去光之国自助吃了一顿,不得不说,光之国自助还挺好吃的,有机的蔬菜水果多,不像银河帝国自助,上一些奇怪的八分熟的怪兽肉类。

捷德:“爸爸我回来了!”

贝利亚有点苦恼,用爪子挠着脸,道:“伽古拉和欧布打起来了。然后伽古拉跑了。”

捷德:???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伽古拉:“都晚上九点了,你还要吃吗?”

凯:“我还没有吃……”

那个饱字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到旁边嘎嘣一声。

又一台洛普斯在做拉面的过程中死机了。

看着洛普斯头顶冒的烟,伽古拉扶额:“丢死人了,从光之国丢人到银河帝国。”

伽古拉站了起来:“我要走了!”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银河帝国餐厅打烊比光之国自助餐厅晚一个小时,这也是欧布比较喜欢银河帝国自助餐厅的地方。

晚上十点钟,贝利亚的加班终于结束了。

他从皇帝的宝座上了站了起来,问一旁的斯莱:“银河帝国餐厅里现在还有什么夜宵?”

斯莱苦闷的脸:“陛下别去了,只有些饮料和速冻食品,可欧布还在那里吃,其余的都被欧布吃光了。皇帝陛下啊,要命了,您征服宇宙用拳脚,这个奥特曼怕是征服宇宙用食欲啊!”


风俗街上的怨灵(下)

“早说好了,这情人旅馆的费用我是不付的。”伽古拉被拉进情人旅馆的时候还面带着微笑。

下一秒,他就被人拖进房间,粗暴的压在床上。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的日子过得不错嘛。”

凯皱着眉解开伽古拉衬衣上的扣子,在那红色的月牙周围留下了一圈牙印。

伽古拉难耐地呻吟了一声。

“所以,这些日子你是背叛我了,背叛我了,还是背叛我了?”

凯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副手铐,把伽古拉的手腕拷在了床头。

“我们又没有在一起,哪里来的背叛你这一说?”伽古拉依旧是笑嘻嘻的,还很自觉地抬起腰,让凯能更方便的褪下自己的裤子。

“所以你的工作就是做牛郎,陪酒卖笑,还有出台?”凯捏着他的下巴。

“说什么呢。我这是自食其力啊,再说了,我花销很大的,你根本就养不起我。”伽古拉冲着他眨眨眼。

喔,大英雄要被气死了,大英雄要被气疯了。

伽古拉就喜欢看凯气急败坏但是又干不掉他的样子:“客人,过夜可是要加倍收费的。”

听到这一句的光之战士狠狠的在他身上留下无数草莓印。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虽然他们的关系如此亲密,但是也阻拦不了死神的步伐。

后来,伽古拉为了救凯战死了。

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每日晚上都吹着口琴在牛郎街上游荡着,期待着属于黑暗的那个人再度出现,直到失望的离去。

久而久之,牛郎街上的大家都了解了晚上这种灵异现象出现的真相,对失去爱人的流浪者抱有了深深的同情。

每当深夜门外出现了口琴声,人们就会说:“啊,是那个流浪者,他在寻找他的爱人啊……”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伽古拉:???

凯:???

坐在酒吧里听了一篇奥特曼和宇宙人版本的“怪谈百物语“故事的二人一脸懵。

伽古拉:“什么时候酒吧里的节目流行成人文学了?”

凯:“不知道啊,居然还是灵异的吗?”

伽古拉:“为什么在故事里是我死了而不是你?”

凯:“可能更符合悲剧的气氛?吹着口琴在深夜游荡什么的。”

凯:“不过,如果是我死了你会到处寻找我吗?”

伽古拉:“不会,你滚。”

凯:“为什么这故事里,伽古拉在牛郎店打工?”

伽古拉:“牛郎店赚得多,故事里说的对,你是真的养不起我。”

凯托着下巴想了想,道:“那我去偷电瓶车养你?”

伽古拉:……

伽古拉:“醒醒,日本没有电瓶车。”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其实,故事还有一个版本:

异星的流浪汉,吹着口琴在牛郎街上游荡,四处寻找着那个欺骗自己感情又逃之夭夭的牛郎头牌。

虽然已经成为了新的可怕的怪谈百物语传说。但是当牛郎们见过这个流浪者的真容之后。

都在深夜装扮成了他在寻找的头牌的样子,纷纷发出了:“让我来”、“我可以”、“我也可以”、“姐姐可以,妹妹也可以”的叫声。


交换(上)

一个脑洞:


他们已经分道扬镳很久了。

这是一个伽古拉放出了魔王兽,欧布又把魔王兽揍回去的一天。

伽古拉悻悻的走过街道,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摘下领带,松了松衬衣的领口,喝了一杯水,靠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连日来的奔波和战斗让他觉得有点疲倦,于是他靠在沙发扶手睡着了。

此时,空间发出了水纹样的波动,正在悄悄扭曲。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有人在试图解他的衣服。

伽古拉睁开了眼。

面前是凯的一张笑眯眯的大脸,他对着那张脸就是一拳:“干什么!”

凯后退了三步远,捂住了脸,委屈地道:“伽古别凶嘛,我们好久都没有亲热了,趁着孩子们不在家出去训练,我们……”

“你有病?”伽古拉气愤的重新把自己的衬衣扣子给扣上。

趁着人睡觉偷袭吗?色鬼吗?

伽古拉忽然发现了对方语句中的不妥之处:“孩子?”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谁的孩子,说清楚!”伽古拉把蛇心剑架在了凯的脖子上:“说!”

自己大概是不太可能和人搞出孩子的。

凯那种到处留情的就不好说了,凯和别人有了孩子,还过来要和自己亲热?

“伽古拉你到底怎么了?”凯的狗狗眼:“是我们的孩子啊。”

伽古拉:“谁生的?”

凯:“你生的啊。”

伽古拉:???

伽古拉:!!!

伽古拉:受到了惊吓。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伽古拉放下蛇心剑,这才有空打量这个所处的空间,这房间的布置,都是自己的审美风格。别人是仿造不了的,然而这好像不是自己的世界,面前的凯对自己的态度也没有那么厌恶和冷淡,而是像一只家养的柴,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他。

伽古拉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全家福照片。

凯和伽古拉坐着,凯搂着两个呆头呆脑的大眼睛小男孩。

伽古拉抱着一个齐刘海的大眼睛小女孩。

伽古拉把蛇心剑再次架在了凯的脖子上:“为什么,他们都长得不像我像你!”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凯表示委屈:“我也不知道啊,伽古拉你到底怎么了嘛,午觉睡起来就变成这样了,怎么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认识了嘛?”

伽古拉觉得心里有点乱,怀疑自己进入了一个自己臆想中的逃不开的梦境,大概是某个宇宙人搞的鬼。

他坐了下来,说:“你说说,我们一起去战士之巅,你获得了欧布之光以后我们的经历。”

凯挠头:“我获得了欧布之光,然后我们一起去了加农,击败了库因,我获得了前辈的帮助和承认,在他们的鼓励下,我就勇敢的和你求婚,然后在一起了。后来我们辗转各个星球,回到欧布50这里暂时定居。”

伽古拉:“这里是欧布50?”

伽古拉推开门出去,风景如春,气候宜人。

连气候都不对。

凯在他身边继续说:“我们定居之后就有了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们都在战士之巅获得了力量。”

伽古拉越听越不对劲,于是问道:“罗索,布鲁,格丽乔?”

凯:“对啊。”

伽古拉拽着他的衣服:“你是不是洒?”

这三个娃如果都是自己生的,那后来岂非不是一个都没有生还?


882星人年底冲业绩(番外)

光之国的服务虽然不如巴巴尔星人的服务项目多,但是也获得了可观的收入进账。

因为还是有很多人想看看正版的奥的。

这一天,光之国收到了一个点单:“我想要一个白色贝利亚,陪我一天。”

来自一个地球女孩的请求。

光之国众人你看我,我看你。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赛文:“白色贝利亚,怎么可能?贝利亚都黑了多久了,刷油漆变白吗?”

赛罗:“刷什么油漆,84消毒液,漂白粉都变不白了!”

初代:“要不,让捷德拟态扮演一天?对方出的价格还是很可观的。”

佐非摇头:“捷德的气质和举止谈吐完全不像贝利亚,很快就会露馅的。”

赛罗:“要不,再找个巴巴尔?人们的新年愿望应该尽量满足的嘛。”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赛罗抓了一只巴巴尔。

在众奥的围观下,巴巴尔瑟瑟发抖:“求求你们了, 放我走吧,让我干什么都成!”

佐非:“你以前在体验馆工作过,我想你肯定有经验,看这个单子,扮演一天的白色贝利亚吧。”

巴巴尔:“啊?”

巴巴尔两腿发抖,扑通一声跪地:“求求你们了!我还想多活几年!”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赛罗对巴巴尔表示鄙视:“切,胆小鬼。”

然后一群奥开始了对捷德假冒贝利亚的指导。

“对对,走路的时候要横着走。”

“脸上的表情再凶一点。”

“老子宇宙第一,不服就砍你的眼神。”

“坐着的时候不要那么正经,吊儿郎当一点……”

……

……

捷德:“你们饶了我吧!”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佐非和赛罗到了银河帝国。

贝利亚正端着一碗泡面:“什么事?”

佐非把单子送到他面前给他看:“地球人有一份点单 ,需要一个白贝陪她一天。”

贝利亚:???

贝利亚:“什么鬼?我都多大年纪了?我儿子都有了,陪什么小女孩?”

佐非:“所谓奥特曼,就是要守护人类的梦想啊。”

贝利亚:……

贝利亚:“妈的智……”

捷德:“爸爸!”

贝利亚:“智慧树上智慧果,智慧树下你和我,耶。”

   佐非:……

   赛罗:……

   捷德:……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捷德拟态成了白贝的样子,他的本体就和白贝酷似,乍一看也没有什么区别。

捷德:紧张。

根据约定,他和女孩子在游乐场门口见面。

那女孩子站在门口,翘首企盼。

捷德刚想走出去和她碰头。

结果,白色贝利亚忽然出现了。

捷德:???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和白贝一比,地球女孩子娇小得不像话。

白贝还是一副:“你敢惹我我就砍你”的表情,也不笑,也显得有些不耐烦,女孩子还是很高兴的,买了两个冰激凌甜筒还分了一个给他。

“真没有想到,陛下你今天还是来了。”女孩子兴奋的说:“我永远支持银河帝国。我永远都是银河帝国子民!”

白贝虽然陪着她,但是没有陪着女孩子去体验那些看起来很蠢的游乐设施,只是在一旁抱臂看着,顺手把吃剩的冰激凌怼到一旁的赛罗塑像脸上。

女孩子玩完旋转木马回来了。

贝利亚道:“我必须得走了。”

女孩子:“啊?”

白色贝利亚的颜色渐渐变黑,成了黑贝的样子 。

女孩子:“虽然有些失礼,但是请皇帝陛下摸一下我的脑袋吧。”

贝利亚的大爪子粗鲁的摸了一把女孩子的头发,然后消失了。

捷德:“爸爸。”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一旁的清洁工阿姨叉着腰怒道:“这是谁这么没有公德心啊,把冰激凌怼在赛罗的脸上!”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变成亚璃依的贝利亚对着镜头:“其实这个样子的我,还是很乐意陪伴女孩子的,比如逛个街试个口红什么的。”

 

 

 

 


882星人年底冲业绩(下)

赛罗一眼就看出那是伪装得很低劣的巴巴尔星人,他把凯拖了出来,然后关上了门。

两个奥特曼,和正好出现的巴巴尔经理打了一个照面,六目相对。

赛罗:“所以这里是个什么地方?”

巴巴尔经理抖抖的拿出了一个花名册:“二位,要点一个快活一下吗?”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贝利亚用牙签剔着牙,推开门走了出来,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他手里牵着一条绳子,牵着假赛罗,假的赛罗戴着项圈口枷,身上都是红色的斑痕,正手脚并用的匍匐在贝利亚脚下爬出来。

赛罗:???

赛罗:……

贝利亚:“老板,这次的服务我很满意。”

赛罗:“喂!你!”

贝利亚:“吵什么吵,小兔崽子,那是巴巴尔星人又不是你!”

贝利亚穿上自己的流苏披风走人了 。

巴巴尔经理连忙扶起地上伤痕累累的假赛罗。

可怜的巴巴尔星人此时已经维持不住赛罗的外型,现出了原型,声若游丝的说:“老板,我要暂时先休息几天……”

巴巴尔经理:“你辛苦了,治伤的钱有吗?我先送你去医院。”

巴巴尔星人:“不,不用了 ,我休息几天就好了。刚才银河皇帝给了我一笔三十万宇宙币的小费。”

凯、赛罗、巴巴尔经理异口同声:“三十万?”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一个小时三十万宇宙币啊,警备队看到这个小费价格都沉默了。

赛文:“年底光之国财政都吃紧。早知道一个小时就能拿三十万,还不如赛罗你自己上呢。”

赛罗:???

赛罗:“不是,老爹???”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光之国警备队冲进了体验馆,进行了扫荡式的调查,把里面所有的客人和服务人员都带了出来,并且把这个体验馆进行了查封处理。

佐非:“我们坚决谴责某些宇宙人利用我们光之国人员形象牟利的行为,这是对肖像权和我们的名誉权的侵犯!”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这件事上了宇宙日报。

伽古拉翘着二郎腿,看着宇宙日报上曝出来的现场照片。

现场假冒成奥特曼的巴巴尔星人和来光顾的客人,基本上蹲着捂着脸不敢正视镜头,一看就是大型扫黄现场。简直给人一种光之国众奥集体下海的错觉。

而且,这些人当中,居然还有假的伏井出和自己。

伽古拉喝了一口咖啡,忍不住笑了。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假伏井出和假希卡利关在一起,他们正在聊天。

假伏井出:“我说老兄,你有没有碰到过奇葩客人?我遇到一个,包我一个钟,居然让我给他写作文,我是假的,不是真的小说家啊!”

假希卡利:“别提了,上一次有个客人,一口气包下我整天,你猜怎么着?让我替他写毕业论文,还是两篇!我是假的希卡利不是真的啊!”

假伏井出:“更骚的操作难道不是你居然给他写了吗?”

假希卡利:“客人的要求要尽量满足嘛,虽然最后那位客人的论文被他的教授给毙了。”

假伏井出:“还好,我写的作文通过了。”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光之国忽然宣布年终活动。

只要交一笔钱,就可以拥有一个奥三分钟,不过不能有什么出格的行为。

此时已经被释放的巴巴尔经理看了报道之后,摇头叹息:“我说什么来着,还是下海了吧。”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伽古拉戴着猫耳,慢慢的解开自己的衬衣扣子,紧贴在凯身上,蹭着他的手臂:“客人对我的服务满意吗?满意就给我五星好评哦。”

 


让我来看看谁又在发刀


让我来看看谁又在发刀

我决定坐上车,千里迢迢去砍你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882星人年底冲业绩(上)

“你们有什么新年愿望?”

光之国的调查问卷,得到了众人的回复,并且通过光脑返回光之国。

警备队队员们凑在电脑前看着收集到的人们的新年愿望。

毕竟光之国可是带给人快乐和希望的国度。

不过……

“想摸梦比优斯的猫耳朵。”(梦比优斯:???)

“想摸迪迦的腰。”(这货在哪儿谁知道啊)

“想摸赛罗的冰斧。”(手还要吗?)

“想请欧布一起吃饭。”(你确定自己不会破产?)

“想吃伽古。”(黑暗势力你也不放过你的良心呢?)

“想和希卡利&*%¥#@……”

“想和雷欧&*%¥#@……”

“想和佐菲&*%¥#@……”

……

后面的内容因为系统过滤自动成了乱码。

光之国成员面面相觑。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年底,正是大家极度缺钱,需要挣钱的时候。

882星人也不例外。

于是……

“882星人年底冲业绩,欢迎光临882星人的体验馆。支付相应的费用可以见到任何你想见到的人哦。小字:乱摸加倍,出台翻四倍。”

在光之国达不成愿望的,在882这里,愿望都能达成。

一个一个仿冒得可以乱真的奥特曼出炉了。

所以可以看到喵来喵去的假小梦,色气满满的假雷欧,被人掐着腰不能动弹的假迪迦……

贝利亚来了。

看到黑乎乎的贝利亚,882 经理简直是要吓白了。

因为里面房间里还有一个假捷德在接客。至于客人让他在做什么就不知道了。

882经理:“那个,陛下,您需要什么?”

贝利亚指了指“花名册”:“赛罗给我一个,我要这个房间。SM道具给我多来几套。”

882经理边听边头上冒汗 。

万一里面那个假冒赛罗的不干了,贝利亚会不会杀他全家。

另外,被贝利亚点了假赛罗,万一太用力,把这个假的弄死了怎么办,毕竟假的就是假的,根本没办法跟真的那样抗打啊 。

贝利亚把花名册递给经理:“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汗,很热吗?”

882经理:“没有没有,我只不过害怕我这里的赛罗无法满足您的需要。我这去安排,安排。”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化身令人的赛罗和凯走来了。

赛罗:“咦,那是什么地方,看起来好热闹,要不要去看看?”

凯:“好。”

他们到了这个体验馆的门前。

“882星人,将给你超赞的梦幻体验。”

赛罗:“听起来很牛的样子,我们进去看看吧。”

二人走了进去,但是没有接待人员,接待人员刚才看到贝利亚来了,都跑了。 

凯:“所以这到底是体验什么的地方?”

他随手推开一道门,连忙尴尬的道歉:“抱歉,我走错了。”

他关上门,忽然嗯了一声,反应了过来:“???前辈?”

刚才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一只被捆绑的雷欧?

自己一定是出现了幻觉。

他推开了另外一道门。

戴着猫耳,衬衣敞开的伽古正在一个男人身上磨蹭着,用撒娇的语气道:“客人,你看这样,满意不满意?”

凯:“伽古拉?”

说着,他就要冲过去。

赛罗从身后抱住他:“冷静点,那是假的!”


抽了六个小伙伴发了红包



抽了六个,还有一个没有回我,估计是神隐了

抽奖结束

风俗街上的怨灵(上)

我这是在写啥?

 

伽古拉怼欧布的特性,扔下一只魔王兽,嘲讽几句,走人。

欧布被伽古拉再一次的骚扰弄得动了怒气。

凯盯着被损毁到头的街道,觉得自己跟佐非一样,头上直接在冒火,于是开始到处寻找那个始作俑者。

结果……没有找到……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伽古拉消失了一段时间。

凯内心的怒火和焦躁在加剧。

这是挑衅完了他,扔下烂摊子,直接跑了?

而且这么久不出现,完全是在考验他的耐心。

所以伽古拉在哪儿?

凯从宇宙人集聚的酒吧里终于打探到了消息。

他们好像是著名的牛郎一条街上看到过他,据说是某家店的头牌。

凯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的跳,拿了帽子就走。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某家牛郎店,还在营业中,人突然闯进来。 

穿着皮衣牛仔裤的流浪者径直把店里的正在陪客的牛郎头牌抓起来,提着一个人如同提着一只小鸡仔一样轻松。

凯:“不是啊。下一家店!”奥特瞬移。

牛郎:???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于是这条街上,有了一个可怕的传说。

因为一个牛郎头牌欺骗了一个可怜的流浪汉的感情,所以流浪汉的灵魂化成了怨灵,整日来骚扰各家店的牛郎头牌。一时间人心惶惶,各家店的头牌各个胆战心惊。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凯砰的踢开了情人旅馆的门。

窝在圆床上的俩人吓得从被窝里探头。

凯把用被子捂着头的男人从被窝里拖出一半来,结果发现不是。

男子抖抖的:“你谁啊?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我不过是在做生意啊!”

他以为这是女子的老公来捉奸来了。

“哦,抱歉,我听说头牌出台了,所以就赶来了,抱歉我又找错人了,见过这个人吗?”凯掏出一张照片。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伽古拉正在店里挑选衣服,他刚刚提起货架上的一双男式靴子,就被呼啸而来的奥特战士一把抓住,扛起就走。

伽古拉:???

伽古拉:“等等……”

等到他被凯在一个无人的巷子里放下,他手里还提着那双没有付钱的靴子。

伽古拉:……

伽古拉:“好歹你得让我试完鞋子,付完钱再走吧。”

伽古拉笑着:“我听说最近有个传说,街上有流浪汉的怨灵出没,原来就是你啊。简直成了日本的新怪谈百物语呢。”

凯捏住他的下巴:“你明知道我在找你,你居然不出现?你还好意思在店里继续当你的头牌?”

伽古拉推开他:“真是的,说的我好像不需要赚钱生活似的。陪喝一杯酒这个月的生活费就够了……”

凯:“是,对,新的日本民间故事,新怪谈百物语马上就会有出现一个牛郎头牌被游荡的怨灵掳走折磨的故事。带上你的鞋子,然后告诉你的店长你明天不会去上班了。我会好好的跟你谈一谈你放魔王兽外加消失外加做牛郎的教育问题。”